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林夕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爱的牵挂(47)——给母亲留一道门 (马国福专辑)  

2011-12-21 16:41:41|  分类: 念亲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

     编辑制作:林夕梦

  夕梦欢迎您
 
 

 

爱的牵挂(47)——给母亲留一道门 (马国福专辑) - 林夕梦 - 林夕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给母亲留一道门 
马国福

他在离家几百里远的大城市工作。在政府外事部门工作的他经常性出差,一个月至少有两三次外出飞行的机会。有时到家乡所在的地级市出差,就顺便乘便车回家一次。

回到家喝不了一杯母亲泡的热茶,他就给母亲一些生活费后匆匆离开。在家里板凳还没坐热,他的电话就响个不停,一个接着一个。他本想好好陪母亲聊聊,刚打开话匣子,电话就不约而至。关机吧,影响工作,不关吧,又要和母亲聊天。手机既是朋友,又是敌人,各占一半,侵入工作和生活,对此他烦恼不己。

有一年冬天,天气变化,年迈的母亲突生大病,哮喘不停。卧在病床的母亲最牵挂的不是自己的身体,而是远方的儿女。家里人打电话给他,说母亲病了很想念他,让他抽空回来看看。可是他受政府派遣,到南方的一个城市商谈招商引资的一件大事情。这是政府的头号工程,十分重要。

接到电话,他很想回去,可是他的职务决定了他必须以大局为重。许多重要事项需要他拍板。他只能在电话里向母亲表示问候。

那次出差时间长达半个多月,在这段时间里,母亲的病情不但丝毫没有好转,反而一天天加重。领导决定,如果他圆满完成招商引资任务,回来后就立即提拔他。在这节骨眼上他很矛盾。一半是自己的辉煌的未来,一半是把他含辛茹苦养育成人的母亲,照顾了工作,就无法顾及母亲;照顾了母亲,又要影响自己的前途。

权衡再三,最终他还是留在南方的城市继续工作,他想工作一结束就立即回家看望母亲。对他的决定领导很满意,这让他看到了提拔的曙光。就在他提拔的曙光冉冉升起的时候,母亲的生命之光,却一天天暗淡下去,身体越来越虚弱,哮喘时,上气不接下气,无比痛苦。

让他欣喜的时,在外面招商引资的时候,领导让他临时回来两天,参加一个很重要的会议。他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抽空回家看望母亲。会议期间,他利用晚上的时间回了一趟家。参加会议有纪念品,他本想把纪念品带给父亲,一想到母亲生病了,就挑了一件女士真丝服,准备带给母亲。回到家中,母亲已经形容枯槁,十分虚弱。见到儿子大老远来看自己,强打精神,欣喜溢于言表,然而又不能多说话。母亲紧紧地握住他的手,抚摸个不停,就象小时候一样。他把衣服拿给母亲,母亲责备他怎么破费买这么高档的衣服。他一边安慰母亲,一边不停地看表。母亲看得出有许多事情等着儿子去办。她没有说太多的话,只是很简单的问了一句:你是专门来看我的吗?何必专门买衣服给我,我有衣服穿啊!

他无法回答母亲的问题,只是很苦涩的笑笑。这两个“专门”像一把无形的刀,一左一右插在他的心房,刺得他心痛。他没想到,自己顺便的一次看望,在母亲眼里是那么难得、欣喜、骄傲。就在他享受着母亲手掌的温暖时,电话又响了。领导让他立即赶回,晚上还要召开扩大会议,研究重要的人事任免工作。他本想晚上好好陪陪母亲,然而又不能不服从组织的安排。

临走时,母亲时断时续,哮喘着努力和他说话,气涨得脖子和脸色都发紫。这让他十分揪心不安。

会议结束后他又飞回南方,继续没完成的工作。一个星期后,他出色完成任务,凯旋而归。他如愿以偿,被提拔到一个很重要的岗位担任一把手。当他带着提拔的喜讯专门赶回家时,母亲已经多病并发,身体十分的虚弱了。那段时间家里人几次打电话想叫他回来,都被母亲拦阻了,母亲的理由是不能因为自己生病就影响儿子的前途。

病床上的母亲看到专门来看她的儿子时,眼里蓄满了泪水,挣扎着说:工作那么忙,你何必专门来看望我?

不久母亲去世了,就在他“专门”看望后的几天时间里。

红尘中疲于奔波为名利忙碌的人们,被功名缠住了手脚,缝住了双眼,没有时间给亲爱的母亲留一道门。那道门不是钢铁混凝土筑就的,也不是荣耀、财富和地位装就的,而是一道很窄很窄的门,“专门”。

很多时候,我们没有时间给母亲留这样的一道门,也没有心思专门给母亲她所喜欢的礼物,更没有恒心专门表达自己的爱心。我们所给予的只是随便的看望,顺带的礼物,偶尔的陪伴,而忽略了这不起眼的门,可这简单的一道心灵共鸣之门,胜似万千铺满鲜花掌声通往家园的风光之路。

穿过幽暗的光阴隧道,那窄窄的门里,凝聚着一个母亲无限宽阔的守望和牵挂。 

 

  附一篇和马国福所写内容相似的文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有些时间不是抽出来的 
 孙道荣
 

          他很忙,日程表总是排得满满的。上班,开会,出差,应酬,忙得不亦乐乎。不过,再忙,他还是不忘抽出一点时间,回家去看望父母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他去看望父母的时间,都是这样抽出来的——

    国庆长假,他带着老婆儿子去桂林旅游。桂林的山水真美。忽然想起,很长时间没回去看过父母了,于是,旅游回来之后,在上班之前,他赶紧抽了个空,回家。

    父亲生日那天,恰好是星期天,但几个朋友早就约好聚一聚,聚餐之后,再去K歌。这是他们这群朋友的保留节目,而且,据说这次还有一个久未露面的神秘女同学参加呢。兴冲冲参加完朋友聚会后,他还是赶在天黑前,抽空回了趟家,满怀歉意地去给父亲道声祝福。

    父亲生病了。接到母亲的电话后,他急忙放下手头的工作,抽空回家,将父亲送进了医院。母亲知道他忙,因此,父亲住院期间,都是母亲在医院照顾父亲。而他每隔几天,就会抽空去医院,看望一下父亲。幸亏并无大碍,父亲在母亲的精心照料下,很快就康复了。父亲出院那天,他在忙着接待一个考察团。忙完了接待,他还是抽空回家,看望刚刚出院的父亲。

    母亲打电话说,家里的下水道又堵上了,让他抽空回家去看看。自从父亲生病后,家里的下水道就经常奇怪地堵上,每次接到母亲电话,他就会打电话安排管道工上门去修理,可是,修好了,不出三五天,又会堵上,母亲就又打电话给他。有一次,他被逼无奈,特地抽了个空,亲自带着管道工回家去修理,一疏就通了,竟然是被塑料袋堵上的。他问过管道工,每次都是塑料袋、不易化解的纸板之类的东西,堵住了管道,好象是故意堵住的。他无奈地摇摇头。

    母亲打电话说,想孙子了。他答应母亲,等儿子一考完试,就抽空带儿子老婆回趟家。

    母亲打电话说,你爸爸炖了一锅你最爱喝的火腿老鸭汤,你回来吃顿饭吧。他答应母亲,等最近忙完了手头的事情,就一定抽空回家去吃饭喝汤。

    母亲打电话说,你要是太忙,就不用回来了,不要影响你的工作啊。他不知道说什么好,他很忙,真的很忙,总是很忙。但即使再忙,他也会抽空,回家。他自认为自己算得上一个称职的儿子。

    他回家的时间,都是这样抽空抽出来的,挤牙膏一样挤出来的。他总是在忙碌地上班、开会、出差、应酬之中,抽出一点点空隙来。

    那天,正无所事事,忽然接到在外地读书的儿子电话,祝他父亲节快乐。他才意识到,这天是父亲节。放下电话,他想起了自己的父亲。今天很闲,本可以回家去陪陪父亲,可是,他却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,父亲已经去世了。即令如今他有再多大把大把的时间,他也没有机会陪在父亲身边了。孤独地坐在椅子里,他潸然泪下。

    这个人,就是我自己。

    恍然明白,每次回家去看望父母,那些零星的时间,原来都是抽来的,挤来的,偷来的零头,从来就没有把一段时间完整地送给他们。抽空,多么堂皇,又多么吝啬的理由啊。

    我决定,专程回家去看望老母亲,陪陪老母亲。我能陪伴她的日子,已经不多,我怎么能够忍心再用鸡零狗碎的时间,去打发最爱我的亲人?

 《杂文报》2010年7月9日

 

手机里的母亲心

马国福  

前段时间父母亲从青海到远在深圳的三姐那儿住了两个月。在深圳时,姐姐给父亲买了一个新手机,父亲以前用的手机就淘汰了。从深圳回到青海后,父亲就把这手机给了母亲,母亲坚持不要。后来,在老家工作的二姐背着母亲给她缴了100元话费。

母亲知道后,责怪二姐浪费钱,责怪归责怪,最后她埋怨着接受了这只手机。当天,二姐就教会了母亲怎样使用手机。

知道这个消息后,我立即拨了母亲的手机。手机接通后,我没有急着叫她,故意逗她:“你好,请问你是不是袁经理?”母亲很激动,赶忙问:“你是谁呀?”我不停地笑,很快,母亲听出了我的声音,说:“哦,是儿子啊,你在上班吗?”我故意托长鼻音说:“我找袁经理。”母亲停顿了一下说:“哦——我不是袁经理,那你打错了。”听得出,电话不是找她的,她有点失落。我笑着说:“是我,你儿子,和你闹着玩的。”母亲说:“刚才,我就听出了你的声音,你说找袁经理,我是个农村的女人,怎么是经理呢?我就以为你打错了嘛。”

电话里,我和母亲拉起了家常。聊了一会,母亲就赶忙说:“你打家里的固定电话,不然话费太贵。”我说:“没事的,和你用手机聊天真好。”我话还没有说完,母亲就把电话挂了。我只好拨打了家里的电话。

前些日子,我所在的南方连绵阴雨,下了近一个月。有一天晚上,大雨下个不停,睡觉前,我把手机关了。第二天早上,我收到一大堆移动公司的提示信息,信息说昨天夜里十二点多有十几个电话拨打我手机。我一看,全是母亲的手机号、家里的电话、父亲的手机号。我赶紧拨打母亲的手机,母亲说:“天气预报说,南方天气将变冷,昨天夜里家乡下了一场大雪,你们那里肯定也下雪,不知道你有没有盖厚被子?我担心你和孙女儿冻着,一直放心不下,给你打电话总也打不通,我急得一夜都没睡着。”

我听了,心里不是滋味。缺乏自然常识的母亲以为全国的天气每天都是一样的,只要家乡下雪,别的地方也要下雪。我安慰她说,我们一家挺好的,这里不下雪,请她不要牵挂。

从那以后,我的手机24小时开着。

自从母亲有了手机,我上班时经常会接到她的电话。接到电话我问她:“妈,你有事吗?我在开会。”母亲说:“没事,没事,刚才走在街上,看到我前面的一个小伙子,身影特别像你,就想给你打电话。听听你的声音,我就心安。”说完,挂了电话。

前几天我和三姐聊,她说她也经常接到母亲的电话,接通后,说不了几句话,母亲就把电话挂掉。我知道,母亲其实在想念远方的我们。

有一次,父亲告诉我:“没事的时候,你妈就把手机捧在掌心,一遍又一遍地念你们的电话号码。有时候,她一天能拨几十遍你们的电话,只是电话即将接通的时候,立即摁掉,不拨通。你妈说,只要拨一次电话,她就好像牵了一次你们的手。”

父亲的话,让远方的我泪上心头。

11个数字是简单的,母亲的电话是凡俗的,可是这种简单凡俗的感情会有各种各样的结晶,如同一粒盐,但因为有了爱,它可能比一颗钻石还要珍贵。因为一粒盐的孕育过程,其实比造就一颗钻石更加漫长,虽然它只用了一秒钟就溶化在我们的舌尖。

就是这不起眼的手机,像一个电子器官,牢牢地固定在母亲柔软的内心,在背后默默牵挂着儿女的冷暖酸涩。

没事,也给父母打个电话,让我们彼此听到对方的声音。爱的气息通过一道道声波,如丝如线,缠绕在我们身边,我们走到哪里,这爱的丝丝缕缕就缠绕到哪里,把每一个平凡的日子包裹得温暖幸福而又安心。

(摘自《工人日报》)

  

母亲的隐喻
  马国福

母爱是我们灵魂的一个最原始最本质的坐标原点,我们以此为人生的据点,穷尽一生也无法读透其中蕴含的巨大能量。母亲是我们孤独的原因,也是我们热爱活着的必然信仰。

一棵参天大树,从它不起眼的根末到高大的树冠,每一根茎脉、每一片叶子,都闪烁着大地的光辉,凝天地之仁慈、聚日月之精华、含河流之神韵、蕴山川之俊美、披岁月之风雨、敛生命之苦乐,母爱就像深埋地下的根,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,关注了我们的一生,自始至终温暖我们生命的每一个春天秋冬,每一次悲欢离合。

深埋于地下的煤层和矿质,我们看不到她所忍受地表重压的苦痛和悲愁,但是发掘出来,扔进灶膛、煤炉,提炼成能量,我们看到了光明,感受到了热量。母爱就是人世间最巨大的矿藏和能量,能给你全部,却看不到一滴泪水和血。这个世界上能够承担全部苦难,而惟独能够忘了自己的只有母亲。母亲是佛,纵使还未知儿女能否给她幸福安乐,也义无反顾,奉出全部的爱和能量,她只于内心刹那光芒交融,完成一次深入的牺牲,完全不在乎自己的儿女给了她什么样的赞美。尘世间,母亲是最不需要赞美的人,尽管我们经常用一些形容词给她所谓的报答和光辉。

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。当生命老去,韶华不在,岁月像青铜一样变得沉重起来时,母亲脸上的皱纹,是世界上最美丽的线谱,那是大地的至纯琴音所在,人生最美的色彩所系。你可曾看见,结茧的蚕,在怎样暗无天日的狭小暗室里一口一口,把毕生的爱吐成丝,我们,她的儿女穿着真丝衣服和布匹,还抱怨什么款式和色泽?

养蚕的人,从不舍得自己穿一件绣有一根蚕丝的衣服。

母亲是上帝放飞到人间最美丽的蝴蝶,在我们生命的花园里飞来飞去,从不知道为自己织一件华美的衣服。母爱是天地间最明亮的那根蜡烛,以其有限的身躯,顶天立地,不可撼动。

天地有大美而不言。母亲,往往是那个讷于言而敏于行的神。我们朝拜她,仅仅是为了实现自己一个个自私的夙愿,或者为了谋取某点狭隘的利益,可是母亲不!她坐在莲花台上,普渡终生,不谋一丝一缕的光彩和赞美,在无垠的时间荒野里,在未知的生活变数中,她成为我们精神的宗教领袖,让我们的生命有了信仰和方向。

我可以很肯定的说,没有一个人能够爱母亲胜过爱自己。我们,仅仅是坐在井底的青蛙,浅薄地认为,给了母亲一口井的爱,就能得到一方天的光。母亲是星辰,她广阔、深邃、仁慈、宽容,只要她有一口井的量,就能给我们一方天的“光”。

母亲的泪是钻石,我们留给她的泪仅仅是一串串镀了金的首饰而已。好几次我曾经给母亲流泪,但我始终觉得,自己浑浊的泪不配留给母亲。她的泪是露水,是月亮的眼泪,是莲花下的清波,而我们的泪水,早已在滚滚红尘中沾染了杂质,是酸雨、是迷雾。

母亲是那个站在你看不见的地方,当你被一块石头绊倒时,她先你而疼,而且比你还疼的人。当然,母亲的爱是自私的,这个自私好比金字塔的塔顶,是建立在无私的塔基之上,她的自私是为了更好地给自己的儿女毫无保留地付出,她的无私是为了给“自私”一个恰当的高度,以便更好地引领从远方回家的人,早早地感受塔基的厚重和温暖。

科学家牛顿有这样一句话,大意是这样的,我取得的一些成绩,无非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。以此推理,我想说的是,我们在自己生命的枝头上,开出了花,结出了果实,无非是吸纳了深埋于地下的根的全部恩泽。

你想感恩生命,就去感恩从你脸庞拂过的每一缕清风,从你头顶洒下来的每一束光芒,从你脚下流过的每一条河流,那是母亲的呼吸、母亲的眼神、母亲的汗水。

你想回报那缕风、那束光、那条河,就去用自己的芬芳传染身边的草木,用自己的色泽带动枝头的果实,用自己的信仰鼓励瘦弱的种子,因为,天下所有的爱,都是从母爱这个源头流动传递的,成为人世间最永恒的风景。

 (摘自《江海晚报》夜明珠副刊2011年11月17日)

  

爱的牵挂(45)——一个母亲最后的力量 - 林夕梦 - 林夕梦

 

   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