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林夕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爱的牵挂(60)——我们输给的是母亲  

2012-01-05 09:27:45|  分类: 念亲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

     编辑制作:林夕梦

  夕梦欢迎您
 
 

 

爱的牵挂(60)——我们输给的是母亲 - 林夕梦 - 林夕梦

    
我们输给的是母亲 
于强

哥伦比亚最大的毒枭拉姆斯最近快气疯了。毒品接连被查获,这不但使他损失了几名得力的干将,还失去了许多老主顾的信任。

拉姆斯开始怀疑沿用了多年的运毒方式。拉姆斯的制毒工厂建在太平洋的一座小岛上。名义上它是一处专供富翁休闲的疗养胜地,实际上岛下是一座规模庞大的毒品基地。拉姆斯用渔船将制毒原料运到岛上,加工成冰毒后,再用渔船运往各地,销售给当地的贩毒黑帮。

以前拉姆斯会让手下将毒品塞进鱼肚,伪装一番后从海关蒙混过去。如今海关动用了先进的缉毒仪器,再用鱼肚藏毒的话风险很大。后来拉姆斯尝试过用人体藏毒、把毒品溶入牛奶、制成假药片等方法运毒,效果都不好,损失更惨重。

他忍不住冲手下大发雷霆。这时,拉姆斯的儿子向父亲推荐了一个叫史密斯的人。

“史密斯?他是干什么的?”拉姆斯压下火气问。儿子说:“他是个动物学教授,曾因走私罪被判了两年刑。”

儿子告诉拉姆斯,史密斯能用鸽子走私。他事先把走私品绑在鸽子身上,然后偷偷地放飞。这样鸽子就会神不知鬼不觉地飞过边境,将走私品带到他指定的地点。由于从来没有人怀疑过鸽子身上还有玄机,他从中大捞了一笔,后来由于妻子的揭发,他才落入法网。

拉姆斯一听,大感兴趣,马上把史密斯带来。经过一番讨价还价,拉姆斯答应史密斯,只要他帮自己贩毒,每成功一次就付给他毒资的百分之十作为酬劳。“可如果你失败了,不但一个子儿都捞不到,我还要把你丢进海里喂鲨鱼。”拉姆斯凶狠地说。

“放心,如果不是我老婆出卖我,我早已是亿万富翁了。”面对拉姆斯的威吓,史密斯不以为然。但他提出,如用鸽子运毒,那必须要用半年的时间来训练鸽子才行。“半年?”拉姆斯摇头说不行。那些已付了定金的买主正等得心急,别说半年,再有半个月不给他们送去毒品,他们就会翻脸不认人。

史密斯考虑了半天,提出可以用海鸥代替信鸽。他会在海鸥的中枢神经上植入一种遥控装置,10天之内保证把毒品安全送给买主。拉姆斯听后,马上命人去捉海鸥。果然,海鸥比信鸽听话,而且它们身上能绑更多更重的毒品,10天后买主满意地收了货。拉姆斯大喜过望,问史密斯怎么办到的。史密斯得意扬扬地说:“这全靠我设计的那套遥控装置。那些带有电磁脉冲的遥控装置,一旦植入海鸥的中枢神经,它们就得乖乖听我指挥。不然我一摁手里的遥控器,它们的身体就会剧烈疼痛,异常痛苦。因此就算我下令让它们自杀,它们也会毫不犹豫地一头扎进海里。”拉姆斯听后,拍案叫绝

连续几次用海鸥送货成功后,拉姆斯的野心开始膨胀起来。他命令地下工厂夜以继日地生产毒品,他要把以前的损失尽快地赚回来。这时,史密斯却跑来告诉他海鸥出现了异常情况。

拉姆斯来到海鸥笼前。只见那些海鸥毛发杂乱,双目赤红,在笼子里焦躁不安地乱扑腾,还不时发出凄惨的叫声。拉姆斯问:“这些畜生出了什么事?”史密斯说海鸥们到了产卵期,要飞回海岛上产卵,孵化后代,因此性情变得十分焦躁。拉姆斯不假思索地说:“我明天要运一批价值一亿美元的毒品。你必须让这些海鸥安静下来,乖乖地为我送货。等做完了这趟生意,就把它们全部杀掉,另换一批雄海鸥。”史密斯还想说什么,拉姆斯却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第二天,海鸥们上路了。可不久,接货地点的人就打来电话,说海鸥今天格外不听话,只在天空盘旋尖叫,却不肯降落,他们无法取下毒品。那可是一亿美元的毒品哪!拉姆斯不敢怠慢,与史密斯一起坐快艇赶到了接货地点,果然发现海鸥们全部都盘旋在半空中,没有一只肯降落下来。“给我开枪打下来。”拉姆斯咆哮道。可枪声一响,海鸥们全都惊慌而散。

拉姆斯急了,一把拽过史密斯说:“快把这些畜生给我弄回来,不然我宰了你。”史密斯手忙脚乱地摁动手里的遥控器。受到控制的海鸥又都飞了回来,可仍旧不肯降落。拉姆斯冲着史密斯吼道:“你不是说用遥控器可以让海鸥乖乖听话吗?”

史密斯无辜地辩解:“我说的全是真的。你看那些海鸥,虽然不肯降落,但它们的身体正在经受着折磨,可我不知道它们为什么会如此坚强。”拉姆斯看见那些海鸥痛苦地抽搐着,可它们为什么宁肯忍受巨大的痛苦,也不肯屈服呢?

就在这时,远处的天空突然出现了一片乌云,史密斯定睛一看,脸色都变了:“天哪!雌海鸥的惨叫引来了海鸥群。”不一会儿,遮天蔽日的海鸥群拥了过来,围绕在拉姆斯一伙周围,向他们发起进攻。

拉姆斯与手下拔出枪,不停地射击,可数不清的海鸥怎么杀也杀不完。他们抱头鼠窜,但成千上万的海鸥堵住了他们的退路。不到10分钟,这群人的身上、手臂上、脸上到处被海鸥啄得鲜血淋漓。拉姆斯惨叫着揪过吓傻了的史密斯,用尽力气大叫:“快,把这些海鸥赶走!”

可史密斯早已自顾不暖。很快,拉姆斯与手下们便倒在海鸥的轮番攻击下。拉姆斯临死还喃喃自语:“想不到我……竟然输给了这些海鸥……”

史密斯的衣服被海鸥啄得七零八落,体无完肤。这时,他猛然想起一件事,不禁用最后的声音说:“拉姆斯先生,我忘记了……一件最重要的事情。怀了孕的……海鸥,就算你砍断它的翅膀,它也会义……义无反顾地爬回自己的巢穴生……生育后代,我们输给的是母亲……”
    摘自《青年文摘(红版)》2010年第5期

 

爱与累 

王晓华

爱是分等级的,太深的爱,副作用就是累。在有自己的孩子之前,我不明白这一点。我享受来自父母的、丈夫的,还有哥哥姐姐的爱,同时也轻松地回报给他们我的爱。 

但在我的儿子呱呱坠地的那一刻起,我忽然明白,对这个不懂世事的小毛头,我不由自主给出的这份爱竟然那么重,重到几乎让我自己无法承受。 

短短几天间,我由一个一沾枕头便着,一睡便是十几个小时的懒女,变成迟迟不能入睡,小人儿的一个响屁都会被惊醒的疑似强迫症患者。 

因为睡眠不足,我头昏脑涨、两眼血红,但还是会因为不放心而拒绝丈夫帮忙冲奶粉。即便因为太累把孩子交给别人带两个小时,我也会在前面加上一个小时的反复叮嘱,直到对方以嫌恶的眼神看我为止。 

我知道这些做法已经让人反感,但我克制不了自己。孩子降生了,我却陷入无尽的忧虑中。我被汹涌而出的母爱折磨得苦不堪言。丈夫说,你应该学学人家“老外”,孩子只是生活的一部分。于是,我努力学着放开。晚上,狠心一个人去睡,结果,一躺在床上,无数个担心涌上心头:担心孩子蹬被着凉,担心丈夫翻身压着孩子,担心孩子掉在床下……最后睡意全无,干脆蹑手蹑脚从熟睡的丈夫身边抱走儿子才能踏实 

我不得不爱,因此我不得不累。累不可怕,可怕的是这份累将伴我终身,并且程度丝毫不会减轻。一位同事曾这样描述地初当母亲时的感受:那就是心被一根锁链套住了,而且永远不会解锁。那根铁链就是爱,不可自控的爱。 

去年,单位里有一个女同事自杀了。起因是保姆不小心摔伤了她两岁儿子的后脑,孩子当晚做了开颅手术,但已经迟了,孩子的大脑发育从此受到影响。这次事件的半年后,这位母亲终于承受不了心里的愧疚,留下少不更事的孩子撒手人寰。 

想来她生前作出弃世决定时必然没想到她的母亲,这位对她的爱绝不次于她对孩子的爱的母亲。在同事的追悼会上,老人哭得肝肠寸断,死死抓着女儿冰冷的手不肯松开。 

这个场面深深刺激了我,我更加小心地看护儿子,生怕出一点差错,心自此悬在高空。夜里常常做噩梦,醒来摸着身旁儿子的小手,心情才能慢慢平复。一次,儿子得了急性支周炎,我彻底崩溃,在医院走廊里哭个不住,一连:三个晚上不能入睡,直到儿子高烧退去。丈夫看我急速消瘦,要带我去看心理医生。我本不愿去,拗不过丈夫,就去了。 

心理医生是一个中年男人,他直接甩给了我一个问题:“假如地球末日马上要来,你,只有你,Onlyyou,有一个机会逃生,你会撇下你的亲人逃生吗?” 

“不会!”我回答得斩钉截铁。 

“好。”他撇撇嘴,又甩出了一个词,“‘末日心态’”懂吗?以后,每天都抱着‘末日心态’过日子就可以了。” 

我心有不甘,本等着他的一番高谈阔论,方觉对得起付出的200块大洋,他却不耐烦地摆摆手:“末日到来前最重要的是珍惜当下!” 

这剂药方的功效还真是远超200块的价值。一旦想到“末日”二字,再看看身边的亲人,可爱的儿子,幸福感就会油然而生,我的心也能慢慢放下。 

母亲看出了我的变化,悄悄问我原因。我和她说了心理医生给出的“药方”。她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你姥姥在世时.总想和我拉着手聊聊天,可那时上班累啊,下了班,我就想歇会儿,老是对她不耐烦。我总想,等我清闲了,就好好和她聊聊,这样想着、想着,可就没想到,没几个月,你姥姥就走了。”母亲眼圈又红了,“所以,闺女,我挺谢谢你的,你能理解妈的心。” 

母亲的话让我心酸。人在这世间,总在爱中挣扎。《红楼梦》里贾宝玉最欣赏的一句戏词是:赤条条来去无牵挂。可这世间能做到如此境界的究竟有几人?诸如我类的凡夫俗子,能在各种爱中不被“累倒”,已是幸事。

 摘自《三联生活周刊》

 

父亲的悄悄话 
安宁

父亲一个人在家乡,我给他打电话,每次都是那句千篇一律的结束语:爸爸,你若不喜欢一个人待着,就过来与我同住吧。

父亲这次竟犹豫了片刻,试探着问:“不会打扰你吧?”“怎么会呢,”我笑,“还指望你过来帮我照顾小喜呢。”

父亲就这样成了小喜的“爸爸”。小喜是条小狗,永远长不大的那种。父亲的鞋子,是它最合适的小床。父亲把它放在上衣兜里,露出小巧可爱的头来,然后带它到公园,较真地跟别的老头儿比谁家的狗好。即便是不许狗狗进入的超市,他也会教小喜暂时屏气凝神地在衣兜里埋头待一会儿,等进去了,没有售货员看着时,便让它露出头来透透气。

将父亲接来,其实并没有多少时间陪他,小喜让我心里的歉疚减淡;晚饭时,看到他只顾着与小喜“聊天”,甚至会嫉妒。有一天,看见父亲笨手笨脚地给小喜缝“狗外套”,我忍不住脱口而出:“我小时候,你可是连块花手绢都不给买呢,你太宠小喜了。”父亲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,说:“我只是觉得小喜没个伴儿,太寂寞了。我多待一天,就替你多照顾它一天吧。它现在进步很快呢,都知道跟我对话了。”

我想,慢慢老去的父亲,怎么竟越来越像个孩子,跟一只狗狗,都会有不可泄露的秘密?

几个月后,我开始谈一场新的爱情。父亲便主动说要回去,怎么都劝不住。而小喜,却在父亲走后,不安分地叫来叫去,饭也不肯好好吃。到家两天后,父亲打来电话。跟我絮叨完一大堆话,他突然有点羞涩地恳求道:“我能和小喜说说话吗?”我一笑,随即将小喜抱到电话旁边来,将话筒对准了它。小喜在父亲的呼唤里,兴奋地叫了一声,绕着电话转来转去,似乎想把父亲从电话里救出来。起初我听不清父亲说了些什么,小喜的前爪不小心按了“免提”,父亲的声音突然大起来。但父亲却不知道,依然在说着他不肯让我听见的悄悄话——

“小喜,你最爱最想的人是不是爸爸?如果是,就叫一声让我知道;不是的话,就叫两声。小喜,将来你嫁人了,不会忘了爸爸吧?爸爸有一天老得走不动了,你不会烦我吧?有苦处,一定记得最先和爸爸说,知道吗?还有,要找个好人嫁,不要像爸爸,脾气坏,连花手绢都不知道给女儿买,记住了吗?”

在小喜一连串的“汪汪”叫声里,我突然流出泪来。我老去的父亲,他给小喜的每一分爱,对小喜说过的每一句话,原来都是给他深爱的女儿的。

《家庭》2010年第2期

 

值  得 
流沙  

一个人死后升入了天堂,在天堂的门口,上帝的使者对他说:“对不起,先生,在进入天堂之前,我们有一道考题,你只有回答得好,才能进入。”

那人同意了。使者问:”在天堂里你可以选择遇到几个人,你如何选择?

那个人想啊想,突然哭了:”我想遇到这样五个人,一个是我的初恋情人,我的父母,一个朋友,还有一个是我的妻子。”

天使说:”请说出那的理由?”

那人说:”我的初恋情人本来可以成为我的妻子,但是,当年我年少,不懂珍惜她,她为我付出了童贞,为我堕过胎,为我受尽折磨,但是直到现在,我都没有跟她是声对不起。

我的父母很平凡,他们一辈子受穷受苦,但是,我直到最后才发现,这个世界死心塌地对你好的,只有父母。

我的朋友是在火车上遇上的,他和我交往了二十年,我们好少见面,但是我一有烦恼我都会打电话给他,他便会开导我,鼓励我,直到我病倒在床上,每了弥留之际,他从外地赶来,叫着我的名字,让我放心,说如果有来生,他还会和我做朋友。

我的妻子不漂亮,在孩子降生之后,我就忽略了她,但是她为我洗了一辈子的衣服,为我煲了一辈子的汤,在我患病的一年里,她整日整夜的照顾我,我在临死前才知道,我不能缺少她,我希望她永远是我的妻子

天使听了,也哭了.

那人问天使:“你怎么哭了?”

天使说:“对不起,你说的那五个人,都不可能进入天堂。”

天使打开天堂的门,让他进来。那人迟迟不肯跨步,天使说:“你进来吧。”

那人说:“如果没有这五个人,我在天堂里又有何乐趣,不如到地狱去陪他们吧。”

天使问:“你已经决定了吗?”

他说:”我决定了。”

天使再问:“你不后悔?”

他说:“我决不后悔,因为只要有这五个人,随便到哪里,都是天堂。”

天使说:“你是一个高尚的人,因为你懂得忏悔,懂得感恩,懂得与人相处,你应该到天堂里来。”

他还是坚决地摇了摇头。

天使很难过,关上了门,他听到天使在伤心地哭。 

 摘自《青年文摘(红版)》2010年第1期  

    

  

爱的牵挂(50)——在网络上呼唤上的母亲 - 林夕梦 - 林夕梦

 

 

 

 
 
 

  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